Monday, February 6, 2012

十年一刻



Once in a lifetime


最近我爱上了美术课,它让我萌生了无限的想象空间。我不是一个习惯天马行空想象的人,可是每次上美术课的时候就让我不断思考。什么是创作?简单的问题就足以让你思考许久。也许不怎么久,但就能深入让你思考不少遍。十足的勇气。我必须说,创作需要胆量。有哪个人不希望自己的创作能呈现在舞台上,又有哪个人不希望拥有自己的创作。而创作跟模仿的差异在哪里?我想不太起来谁告诉我创作源自模拟,要是以前的我一定反对这句话。然而,独有创作总结出来的结果效应远超于模效的作用。创作它必须要有许多的想象、 具有独特性,对我而言,它更需要带动性,并不需要复杂得可带动并且呼吁全球思想的创作,需要时间。但在做这些之前,自我增值的意识要很强。那些创作经验告诉我周遭发生的场景和创作结果有吻合之处。当然,这毕竟只是我单方面的见解,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去验证才能得到答案。还有4个月,那些跌跌撞撞纷纷绕绕匆匆忙忙分分秒秒年年日日走过的创作,即时上演。我们都该为公演加油你们说好吗? 俐君说我很容易感恩现状,她说的应该是很容易满足吧,我想也是。人活着一天就是一天啊,感恩身边还有亲朋好友,珍惜每个细节,就算只是片刻也没关系,因为就是这些零碎的片刻才组织成永远。人终究是要死的,如果这一生都没有搞明白为什么活着的话,那未免也太失败了。就像这句话:很多人活着就像不会死一样,而死的时候却好像从来没在世上活过。那些远方刚好浏览部落格的亲朋好友们,你们好吗? ;D


在一个个漫漫长夜,思念像是千万只蚂蚁般啃噬我的身体。世界最平和的快乐就是静观天地与人世细细地品味出它的和谐


〈狂热〉

任凭时光你是多狠
我要我的选择 为了快乐抗争
任凭谁说我有多蠢
不让你的新闻 毁了我的单纯
长大后的我们狡猾地修改过程
童年故事汗湿的脏手心抓着 狂热


〈无眠〉

你现在想着谁
有没有和我相同的感觉
固执等着谁
却惊觉已无法倒退
曾经想一起飞
在自己心中盖了座花园
把你的一切 都种在这个地点
却像鱼守在里面


〈小情歌〉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我会给你怀抱
受不了看见你背影来到
写下我度秒如年难捱的离骚

就算整个世界被寂寞绑票
我也不会奔跑
逃不了最后谁也都苍老
写下我时间和琴声交错的城堡


〈幸福额度〉

Listen
你现在的感情 从何选择
看天气的脸色 还是体温
幸福不会是牛顿 一颗苹果成学问
所以 得不到那个人是否该恨

Listen
你现在的人生 要什么呢
出门要豪华车 或随缘分
幸福或许是诸葛 三顾也不见得成
所以 达不到你要的是否该扔
又或者永远是不可能满分

You say why 爱让寂寞像永恒
And why 爱像过客不闻不问
Oh why 爱 似乎总不贴近灵魂

怎么能


〈喜欢寂寞〉

当时奋不顾身伸出我的手
看见了轮廓就当作宇宙
甜美的习惯变成生活 才了解了什么

如今故事发展成就一个我
学会了生活能享受寂寞
剧烈的语言变成温柔 又带来了什么
若是不曾走过 怎么懂


〈他夏了夏天〉

几点钟 结束梦 他按下闹钟
如往常 开始了一天生活
忙工作 忙收获 早餐吃什么
他和他 维持齿轮的脉搏


〈你在烦恼什么〉

你在忧郁什么啊 时间从来不回答
生命从来不喧哗 就算只有片刻
我也不害怕 是片刻组成永恒哪


〈无与伦比的美丽〉

天上风筝在天上飞
地上人儿在地上追
你若担心你不能飞
你有我的蝴蝶

天上风筝在天上飞
地上人儿在地上追
我若担心我不能飞
我有你的草原

你形容我是这个世界上
无与伦比的美丽

我知道你才是这世界上
无与伦比的美丽


〈你被写在我的歌里〉

彷佛还看见昨日那张悲伤的脸庞
快乐有时候竟然辣得像一记耳光
是你提醒我 别怕去幻想
想我内心躲避惯的渴望

彷佛能看见明日两串脚印的走廊
忧伤有时候竟被你调味得像颗糖
是你抓紧我 往前去张望
望我内心夹岸群花盛放
我被写在你的眼睛里眨呀


〈十年一刻〉

可能忙了又忙 可能伤了又伤 可能无数眼泪在夜晚尝了又尝
可是换来成长 可是换来希望 如今我站在台上
可能耗尽坚强 可能历经沧桑 可能我的疯狂暂时不得到原谅
可是我知道啊 可是我明白啊
是我的执着搏来 在你面前歌唱
唱着我的幻想 唱着我的荒唐 唱着与你分享



(超級想你 - 鄧穎芝 張震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zzaa! c: